首页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茗娱网-香港最大的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主页 > 综合资讯 > 正文

揭秘历史上庆元党案真相 朱熹真的“扒灰儿媳” 吗

时间:2019-11-28 20:33 来源:未知 作者:鸣生笔tt6837ming

  序:历史上皇帝为了扳倒朱熹可谓费尽心机,其中比较注明的庆元党案就是其中之一,那么朱熹真的“扒灰儿媳”吗?一起来了解。

朱熹真的纳了两个尼姑为妾?如何评价朱熹

  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性事一直处于一种私密的状态中,可以有但不可以说,级别越高的人,越不能说他的性事。这种历史的遗留问题,在上世纪五十至七十年代的一些文学作品中就反应出来了,高大全的男女主人公都是“单身汉”,连点感情生活都不能有。譬如《沙家浜》中阿庆嫂,男人是不能有的,不然,便不革命了。这种文化传统,确实有恶习的因素在里边,但也与我们经常拿“性问题”进行政敌之间的攻击有直接关系。进而造成但凡跟性事有关系的,都避之不及。若想成为圣人,性事是万万不能记录出来的,否则,便是淫客了。

  我们的历史,公德和私德是合一的。作为本应该以“私德”形式存在的性事,若是“乱”了,则便被直接视为公德也不好,而公德不好,你便顺理成章地连“治国平天下”的资格都没有了。孔孟早先便极力讲求私德,也就是修身的问题,他们甚至让私德高于公德,先做圣人,再立言。这样做的好处是,多塑造出私德良善的人。而坏处则是,一旦一个人成了圣人,便说什么都是对的了,都不容置疑了。这种对私德的极力夸大,也造成一个有趣的局面,要在公德上打倒一个人,只要查出他的私德不好便是了,尤其在“性生活”“紊乱”这件事情上。

  董仲舒独尊儒术之后,儒家大行其道。但随着佛、道的发展,儒家渐渐招架不住了。到了宋朝,士大夫阶级风流成性的大有人在,道家是不限制性行为的,甚至大谈房中之术,以此获得信徒。这也是为什么中国的士大夫阶级进则儒、退则道的原因了。苏轼、柳永等一大批文人的风骚,很猛烈地刺激着大宋的思潮,大有一度冲破私德束缚的意思。在这个历史的节点上,程朱理学应运而生了。

  冲破私德束缚,意味着中国将进入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人的解放”的状态,只有“人的解放”,才能造成对皇权的冲击,和对人权、自由、平等的追求。北宋与南宋之间,是中国历史的一个节点。北宋高度发展的物质文明,已经滋生出了“资本主义”萌芽,这是人冲破私德的物质基础。但后来北宋被北方政权消灭了,南宋政权又偏安东南,整个南宋族群的心态都由开放大度与热烈追求转为内敛沉稳与克己复礼。朱熹便产生于这个历史节点上。他的“存天理、灭人欲”,正好迎合了南宋的偏安心态。

  如果政权足够强大的话,是不太愿意“灭人欲”的。只有当政权偏安、岌岌可危的时候,才会生出要克制人自己的欲望的思潮来,虽然也不一定能达到“存天理”。朱熹学说,被浓缩为“存天理,灭人欲”这六个字,也是其徒子徒孙的功劳,大抵有口号性“字少话精”的作用,易于宣传推广。

  当然,朱熹首先是作为政治人物出现的,中国的士大夫阶级多为学而优则仕。政治人物的学说,很容易被用来对付政敌。朱熹便拿着私德问题,经常参政敌们一本。譬如,弹劾官员唐仲友,便是说他与妓女严蕊等人勾结,祸害百姓等等。“存天理,灭人欲”说白了,还是修身的问题,属于个人修养问题。人欲,当然包括也性欲了。灭掉人欲,便清高如圣人了,做了圣人,才能指点江山。朱熹本人,便喜欢拿着这个武器来弹劾政敌。

  当然,中国官场派性的始作俑者,其实是皇帝,是皇帝要制造两股对抗的力量,以实现他政权的平衡状态。南宋皇帝要偏安,也一样需要两股对抗力量,一股是朱熹的,一股是反朱熹的。政客之间的相互弹劾,打着为天下百姓的名义,选择性地打击,时不时地到皇帝那儿参一本,说说政敌性生活糜烂的问题。朱熹喜欢拿着这个大棒子打别人,六十几岁,即将颐养天年的时候,也被别人拿着这个大棒子狠狠地打了。

  宁宗庆元二年(公元1196年)十二月,监察御史沈继祖弹劾朱熹,这便是历史上的“庆元党案”。弹劾的内容,除了说朱熹不忠于朝廷、贪污腐败等常见问题外,加了两项朱熹惯用弹劾别人的罪名,一个是“诱引尼姑二人以为宠妾”,一个是“家妇不夫而孕”,两个化为一个,便是作风问题,是没有“灭人欲”的问题。说白了,就是性生活惹的祸,一个是勾搭尼姑,一个是扒灰儿媳妇。朱熹这次确实是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口口声声要“存天理,灭人欲”的朱老夫子,竟然也干起了玩尼姑、扒灰儿媳妇的勾当,这事儿若是成立,朱老夫子在舆论导向上便已经败北了。

  皇帝当然要让朱熹正面解释一下。朱熹确实傻了,在上奏给皇帝的罪己书中,除了没提大儿媳妇在大儿子已经不在的前提下怀孕的事情,对于其它的,包括拿两个尼姑当宠妾等,均“供认不讳”。当然朱熹扒灰儿媳妇这事儿,确实值得商榷,老朱之所以没在罪己书里边提这事儿,是因为,虽然他心里知道这事不是他干的,但肯定是“府内”的人干的,保不齐就是二儿子、三儿子干的。至于诱引两个尼姑为宠妾这事,也是值得探讨一番的。

  朱熹是否玩弄了两个尼姑,既然他本人都承认了,别人也不好辩驳什么了。因为在宋朝,即使玩了,又能怎样?很多房中术中认为,跟尼姑或者道姑这样的清心寡欲的女人进行房中之术,能够延年益寿。将这样的女子搞到浅斟低唱,对很多文人来说,也是具有挑战性的。朱熹也是男人,这难道不是最大的天理吗?当然,后来也有朱熹的门生给老师开脱说,老师是跟尼姑们聊佛法呢。就如当下男人到宾馆与女同事开房,说是聊工作是一个套路。

  在明代的很多小说中,把朱熹玩尼姑这个黄段子“艺术化”了,越传越神道,乃至也将他扒灰玩儿媳妇这事儿板上订钉了。小说故事在这里的史学价值不大,倒是跟朱熹同一时期的文人笔记,才有参考意义。那些笔记,好比现在的博客,名人朱熹有什么花边新闻,当然要记录进去才是。可是,在朱熹被沈继祖弹劾之前,同期的文人笔记里边,并不能找到朱老夫子玩尼姑的段子。也因此有人认为,那些花边黄段子,都是政敌要打倒朱老夫子捕风捉影编出来的。

  被弹劾后,皇帝直接打发了朱熹,当然,不至于弄死老头儿,老朱是在几年后,自己郁郁而终的。皇帝之所以要搞倒朱熹,根本原因不是他玩什么尼姑,扒灰什么儿媳妇,而是,朱熹门生太多,大有形成党派的意思。

  皇帝扳倒朱熹,是为了平衡朝廷力量;让朱熹的理学门生暂时“退避三舍”,是为了培养反对派的力量。数年后,又让朱熹的“理学”重新上位,反正朱老夫子已经死了,对皇帝构不成威胁了。至于“灭人欲”,正是好事儿,反正灭的是皇帝之外的人的欲,没见皇帝少宠幸过一个妃嫔的。

  南宋宁宗庆元二年,爆发了有名的“庆元党案”,不幸的是,朱熹成为了“庆元党案”这场暴风雨的中心。这年十二月,监察御史沈继祖弹劾朱熹,其中有“引尼姑二人以为宠妾,每之官则与之偕行”和“家妇不夫而孕”两条罪状,而无论那一条罪状,都足以使朱老先生的一世英名扫地。

  原来,沈继祖的弹劾奏章写到:朱熹为老不尊,贪色好淫,引诱两个尼姑做宠妾,出去做官时还带在身边招摇过市,甚至还被疑“翁媳扒灰”,让自己的儿媳在丈夫死后还怀上身孕,并成为自己的小妾,这种事在注重德行的古代社会是为人所不齿的。最致命的是,朱熹还承认自己的这些罪名,更让世人肯定朱熹败坏了道德纲纪。

  不管朱熹是为保性命而不得不妥协认罪,还是真有其事,朱熹认罪的事实都成为了他晚节不保并被后人所诟病的主要原因。那么,为啥朱熹会把自己搞得如此狼狈呢?除了朱老先生平高傲,看不起皇帝之外,实际上还有更重要的原因,就是政治斗争。由于朱熹曾担任过宋宁宗的老师,地位很高,因此就喜欢倚老卖老,经常在讲学的时候上书皇帝要“克己自新,遵守纲常”,甚至连续六次上本弹劾台州知府唐仲友贪赃枉法,因此得罪了皇帝和许多权贵。

  由于当时的朝廷由外戚韩韩侂胄和宰相赵汝愚共同把持,而韩一心想要扳倒赵汝愚,以达到独断朝纲的目的,于是,他就瞅准了赵汝愚的挚友朱熹进行攻击,很快,当宋宁宗看到这份奏折之时,想到自己对朱熹的不满,就很干脆利落地准了这份奏折。

  很快,赵汝愚遭谪永州,朱熹被弹劾。宋宁宗还当朝宣布道学为伪学,禁止传播道学,赵汝愚和朱熹的众多门生故吏也大难临头各自飞了。就这样,朱熹名声扫地,背上一世骂名,没过几年就愤然去世了。

  在封建王朝,他是可以比肩孔子、孟子、阳明先生的大学者,四人并称孔、孟、朱、王。他是儒学的集大成者,他被世人尊称为“子”,他是唯一一个不是孔子亲传弟子,却受享祀孔庙。

朱熹真的纳了两个尼姑为妾?如何评价朱熹

  我国历史上前辈先贤无数,可是却从未有第二个这样的人。在古时候,他无数荣誉加于一身,他是无数读书人的学习的典范,是万万后人的楷模。可是到了近代,随着文化的愈加繁荣,现在的人们也不再迂腐的遵循古人,他却又被无数人谩骂。他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他为何会受到如此多的非议?

  康熙皇帝曾经称赞他,“集大成而绪千百年绝传之学,开愚蒙而立亿万世一定之归”,南宋辛弃疾称赞他“所不朽者,垂万世名。孰谓公死,凛凛犹生”,可是被如此赞誉的朱熹到了现代为什么会被如此之多的人抨击呢?

(责任编辑:鸣生笔)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